機械錶的不準確情懷

錶徑小的古董錶比較不會有這種狀況發生
靜靜地享受手動上鍊,喀喀喀的齒輪聲
操作不是那麼靈巧,走時不是太精準
沒有日期快調,不小心就會超過日期的不便

我覺得很好玩
也不會有智能裝置強迫推播的焦慮感。

圖為1973年 Rolex 6694
末代手上鍊腕錶。

我的第一只陶瓷圈機械錶 Rado DiaMaster

這是我的第一只陶瓷圈機械錶
設計感及細節十足
就連配件和錶帶的質感也優於同級別的品牌
至今仍愛不釋手

齊大哥曾跟我分享雷達表的小彩蛋
不管手錶在任何一個角度
LOGO的船錨永遠都會朝下
很可愛的小巧思。

我的第一件visvim

陪伴我好幾年的牛仔褲,以一個不太親民的價格購入
當初覺得很貴,一定是失心瘋才會買下
所以我很認真地穿,要去攤提他的每日使用成本 (笑)

入手 Seiko Presage Style60’s

復刻1964年Seiko擔任東京奧運官方時計時
推出的日本首枚機械計時錶款
重現了Crown Chronograph樣式錶殼
我認為這些都是為了東京奧運做的銷售預備
只是碰到了疫情,沒能妥善釋出關聯性的廣告行銷

古銅色錶盤很迷人,搭配咖啡色NATO很對味
這價格可以有這樣的表現,我覺得已經非常不錯
假設錶殼能改以黃銅材質,應該會更有味道

SEIKO SKX007 潛水錶改製

可以隨心所欲修改成自己喜歡的感覺,很好玩
對我來說,這就是玩錶,趣味的成分比較高。
如果你一開始就打算買來改製成類勞力士
或許他也可以變成類似的樣子
不過,他的靈魂和他的骨肉本來就不是勞力士
和實品比起來,差異還是很大。

套句手錶收藏同好說的概念
“SEIKO 有個TOYOTA工具感,這是你在瑞士錶裡面得不到的”